最理想的阅读空间是人与人之间
2016-12-24 13:53:00
  • 0
  • 1
  • 0

杨早:谢谢赵聚,大家上午好!首先不好意思,我的演讲没有图。刚才从开会到现在肯定是一个团联大会,很紧张,发言嘉宾高屋建瓴,我们轻松一点。刚才王子舟教授也是非常详尽的给我们分析了公共阅读空间的实体。我这个题目,我今天讲最理想的阅读空间人与人之间,我想讲私人的东西。

我怎么理解这个私人空间,大会主题是发现新的阅读空间。我理解的阅读空间重点可能不在空间两个字。因为我们一般理解的空间可能就是需要一个有房顶、有墙壁的这么一个东西。我觉得阅读空间的重点还是在阅读。

那么在整个阅读行为的完成过程当中,只要不是阅读主体就是一个人自己和阅读对象,就是书本。看店也算,什么都算。那么除了这两个东西之外的,参与这个阅读行为所有元素我认为都可以算阅读空间。这个意义来说,我来讲几个比较典型的阅读空间,首先我认为最不靠谱的阅读空间是电视读书,大家可以想想,在家里光线比较明亮,然后整个家居特别舒适的,有的时候有老人有小孩,然后整个外面可能还有吵闹,还有邻居装修的声音,这个时候电视上面有一个嘉宾或者是有一个主持人在介绍一本书,这是很难让人进入到这个阅读行为当中去的。跟央视《读书》那边聊的时候,电视读书是我认为对比较低效的阅读方式,当然可能普及面很广,但是总体来说我其实很不看好这样一种,电视读书这个东西最不能让人看完以后读那本书的看法。

最有效的阅读空间是手机阅读,大家很清楚,家庭聚会也好,朋友聚会也好,任何地方,地铁上也好,公交车上也好,哪怕等红灯那一点点时间,都会有很多人拿出手机来看,央视女主播新闻间歇拿出手机来看,到提醒才放下。我们以前说一个演员很了不起有一个特性叫做当众孤独,那么多人面前我仍然可以沉入到世界当中去,我有一个手机每个人都是当中不足,我们每个人都在笑,每个人笑的都不一样。我们把自己跟世界联系起来。我只是说手机阅读是非常有效的一个方式,让你所有碎片时间,在任何地方都能够形成你自己的阅读空间。为什么现在不管是公众号也好,还是各种各样的阅读也好,我认为首先它确实有效的。我们不能说中国人一年因为看了4点几本书就是世界上最落后的阅读民族,其实不然。手机阅读也是阅读,手机阅读深度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它是一个有效的阅读空间,但并不等于是一个理想的阅读空间,这是我对手机阅读看法。

多元的阅读空间,人和书之间这样一个发生的关系,而这个多元在于我们跟大家说的,像王教授说的还有之前大家说的,以及之下之后大家还会说的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存留在这个最多元的阅读空间当中,对这个我没办法一句话概括,但是我可以说一点,什么样的空间是比较好,人与书这之间,我个人觉得是书籍跟所有的别的商品不太一样。比如说你去听音乐也好,音响上面有一些选择。比如说剧场效果,电影院效果或者是客厅效果,卧室效果这是可以设定,但是书这个东西很麻烦。书做一些类型化的设定是越来越困难了。比如说古人说过一句话叫做“刚日读今,柔日读史”,现在能不能实现这个。整个书的种类不一样,整个中国历史上留下来的古书,全部加起来十万种,现在每出版的书超过四十万种。所以这就变成了怎样去给每一本书或者是每一种书,设计一个自己的阅读空间。这其实是非常细碎,但是又是有必要的一种方式。

我这里可以举一个小例子,前几年出过一本网络小说,叫做《别拿穿越不当工作》,内容是什么不讲。当时看到的时候确实把我惊吓了一下,作者在每一章后面都列出了一首歌,或者一首音乐。建议你在阅读这章的时候作为背景音乐来使用,他希望你看这章内容的时候,应用它配制好最佳的一个音乐背景来作为你读书的一个构建,这样的话你在读这个书的时候,有可能你的阅读效果会达到最佳。

以前欧阳修说过读书三家术,枕术、侧上、马上。什么书在枕上书,往往坐书桌上拿一本书厚厚的,一旦回到书房躺床上以后拿一本线装书,那很轻。但是我们到现在线装书的优势没有了,现在有电子阅读器或者是有手机那也是一个办法,你发现不同内容的书,用不同形式的阅读,对你的影响可能是完全不一样的,同一本书你读和你葛优躺这么读,或者说你在嘈杂环境读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最多元就在于,我们有可能慢慢要根据不同的一本书来从新设计它的阅读环境,包括怎么跟这些图书馆也好,还有各种各样的不同的阅读空间结合也好。这个我觉得是有待大家自己去探索和研究的一个事情。

最后我要说的其实是最理想的阅读,最理想的阅读空间是人与人之间,我们在前段时间北京阅读季一个讨论会上,发现大家有一个共识。聂老师也在,书到最后其实变成了一个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因为书作为精神财富的东西,实际上是最后你从人类知识高峰里面吸取一个能量,完了看能不能转化为自己身处时代的一个基础,也就是说你从山上采下一块石头,能不能打造成垫脚的一块砖。这个过程一个人完成相当困我一再说深度的阅读是一个挑战人性的事情,是需要大家一起像跑步一样,互相之间能够有一个连接。然后大家能够共同去完成的事情。最后阅读变成了人与人之间的事情。互动的阅读,你讲我听这样的方式来说要有效很多。我在阅读邻居做了五年,跟每个人聊天,我就会发现现在看这个记录,每一次不同的人参加我的方向是不一样的。一本书有各方面,我根据在座提出的问题和他们的理解,以他们的兴趣调整我对这个书的阅读和发源的方向。这是一个空间对于读书者的方向。我作为领读者,我有这么一个感受和参与者之间,一次读书会引导什么方向,这跟自己一个人在家里读书是完全不同的感受。读书会的特性是特别提供跟个人阅读不一样的空间和不一样的效果。因此我觉得读书会可能要进入一个个人大规模定制时代,这个我是认同,我认为下面读书会的方向应该是向定制和分众化的,那种一下下几百人几千人这样的读书会有可能会,当然不会不存在,但是有可能不是那么有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